您當前位置: 新聞 >> 評論
“戒尺文化”有新意
[ 玉溪網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6-04   進入社區    來源:玉溪網 ]

□  陳喻

近年來,江川區第二中學以“戒尺”為載體培育“戒尺文化”,讓戒尺還老師尊嚴和權威,讓學生懷敬畏之心,言行舉止、為人處世有尺度、有標準。(詳見本報5月29日第3版相關報道)

戒尺是舊時私塾先生對學生施行體罰所用的木板。魯迅先生散文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中,對戒尺有過形象的描寫。戒尺這種舊時學生最怵的打手板“法器”,隨著新學的興起,私塾退出歷史舞臺,逐漸消失。不過,戒尺始終未能為世人遺忘,不少人至今仍有“不打不成才”的育人觀念。

如多數人所知,體罰對學生身心造成的巨大傷害不可挽回,還有可能起到反作用,教育應該通過建立新型的親子關系、師生關系,以循循善誘講道理的方式進行。江川區第二中學推行的“戒尺文化”,并不是真的要對學生“打板子”,該校校長為班主任所授戒尺,只具有象征意義,與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所描述的傳統戒尺并不是一回事兒,不必為此多慮。

可能會有人不解,為何戒尺所代表的舊式教育觀念早已式微,還要借用“戒尺”這個載體來開展教育工作?其實,“打板子”的方法固然不可取,但是摒棄了體罰,并不意味著學生就可以沒有任何約束。教育既需要賞識、激勵,引導學生向上向善,也離不開懲戒,讓學生明白什么是不能做的。教育專家認為,沒有懲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。去年,教育部發布《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》(征求意見稿),提出教育懲戒是教師履行教育教學職責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職權。

“戒尺文化”的核心就是懲戒,現在不能用戒尺體罰學生,但也需要“戒尺文化”把紀律意識強化到學生的內心深處,讓學生在行為上有所禁忌,進而保證他們順利健康成長。該校的“戒尺文化”有豐富的文化內涵,戒尺上面密密麻麻地雕刻著《勸學》《論語》等訓誡語錄,這對于優秀傳統文化傳承,維護師道尊嚴,有很強的現實意義。

心存敬畏,才能志高存遠。愿“戒尺進課堂”,使學生更加尊重老師,老師更加愛護學生;讓教師誨人不倦,學生學而不厭,構建起更和諧的教學關系。

編輯:劉燕    審核:馬儒文
分享到:
下載玉溪+客戶端
關注玉溪網微信
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